<video id="r62w5"><menuitem id="r62w5"></menuitem></video><rt id="r62w5"><meter id="r62w5"></meter></rt>

    <strong id="r62w5"><li id="r62w5"></li></strong>
    1. <cite id="r62w5"></cite>

      <rt id="r62w5"><optgroup id="r62w5"></optgroup></rt><cite id="r62w5"></cite>
    2. 人民網
      人民網>>房產

      溫馨美麗的城市(我與一座城)

      高洪波
      2020年12月23日09:41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小字號

        上海城市風光
        影像中國

        我和上海這座著名的城市有著特殊的關系。上世紀80年代中期,我以《文藝報》記者身份參加了上海市作家協會的一系列活動,逐一拜訪上海的作家。那時候,中國作家協會主席巴金老人就住在上海,有了巴金,走訪上海更有了一個正當的理由。

        那之后我多次去上海。我曾陪同當時中國作家協會書記處書記葛洛先生,去上?赐徒鹄先撕蛥菑娤壬。途中葛洛先生告訴我,他和巴老一同在抗美援朝戰場上生活過半年之久,是同一個采訪團的戰友;貋砗,巴老寫下了他那篇著名的小說《團圓》,后來被改編成電影《英雄兒女》。我記得我和葛洛先生去巴老家中拜訪他時,聊得特別好。告別的時候,巴老堅持把我們送到院子門口。巴老揮著手,用目光注視著我們遠去——那一幕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中。

        對于上海這座城市,我曾有過一次特別深入的訪問,但那其實只是一次客串和偶然的造訪。那次,中國攝影家協會主辦了“上海一日”大型攝影活動,當時的《攝影報》主編陳淑芬大姐拉我去充當一名特約記者。那是1991年7月1日,從零時到24時,在這一天的時間里,一批知名攝影家拍攝下上海這座城市的各種珍貴鏡頭。攝影家們提前幾天就進入各自的陣地,有的奔向寶鋼工地,有的奔赴金山郊區,有的去往吳淞口炮臺,有的在南京路的天橋上靜靜地等候,還有的準備乘上直升機在天上航拍……

        記得6月30日那天晚上,我先趕到上海有名的“紅房子醫院”,那里有臺剖腹產手術準備在24時也就是7月1日的零時進行。我到那里時,香港的老攝影家簡慶福先生已經到達。巧的是,簡先生在這家醫院碰到了自己40多年前的中學同學張惜陰教授,而這臺手術的操刀者劉惜時醫生,正是張教授帶出來的博士研究生。在他們的幫助下,一名胖胖的女嬰誕生了!產房外,我見到了正焦灼徘徊的孩子父親,他說早給孩子起定了名字,叫“陳穎潔”,聰穎的“穎”,潔白的“潔”。在我看來,“穎潔”,不正是“迎接”的諧音嗎?

        小姑娘陳穎潔于是成為“上海一日”里的第一個有名人物,但她渾然不覺,只顧響亮地啼哭著,F在想來,她應該快三十而立了吧。

        第二天早上,我們又來到新錦江飯店,觀看飛機的航拍。當時,新錦江飯店是上海的制高點。站在43層的樓頂上,我抬眼望向天空,發現有雨絲飄落,不一會兒機聲大作,直升機來到大樓的上空盤旋著。正凝望間,一位持話筒的小伙子過來采訪我,原來是上海廣播電臺的實播記者。從采訪者瞬間變為被采訪者,角色的轉換讓我感到十分有趣。

        離開新錦江飯店后,我們驅車直奔楊浦大橋。途中,車穿過一條隧道,這是江底的通道,頭頂上就是滔滔黃浦江。當時的楊浦大橋正在建設之中,橋樁在工地上壯偉地屹立著。在上海的城市建設、經濟發展中,這座橋舉足輕重。

        后來,我們又去了吳淞口,看到了古炮臺。夜晚來臨,南京路上燈火璀璨,剛下過一場小雨,明亮的霓虹燈光里多了一層絢爛的色彩。這個時候,攝影師們又興奮地跑出去,拍下天地間這極其美麗的夜景。

        那一天,我對上海這座城市有了一個深刻的認知,尤其是楊浦大橋的建設工地,以及大上海未來的輪廓,不僅在攝影家的鏡頭里,也在我的想象中矗立起來。

        前不久,我又去了一趟上海。這次去是為了參加第八屆中國上海國際童書展。這是國際性的大規模圖書展覽,在位于浦東新區的上海世博展覽館舉辦。眼下,雖然進入展區要經過四五道的證件檢查、健康碼驗證,但是這絲毫沒有影響到展區內熙熙攘攘的人流,以及讀者們興奮的閱讀熱情。

        就在展覽開幕的前一日,11月12日,浦東開發開放30周年慶祝大會在上海市舉行。三十年彈指一揮間,浦東的變化如此巨大,這片土地上的發展,體現了中國改革開放堅定的前進步伐。

        我這么說是有根據的。在浦東期間,我知道了這里有全中國最高樓層的書店——上海中心朵云書店旗艦店。它是上海世紀出版集團在上海中心52層打造的一處空中文化綜合體,涵蓋了書店、演講、展覽、咖啡廳及簡餐的功能。這座位于239米高處的書店,已經成為浦東的文化地標。

        我還抽空參觀了浦東圖書館,這里正在舉辦“百年上海兒童文學展”。這是一座極其現代化的圖書館,10年前落成開館,如今仍領時代之先。不說藏書之豐富和閱覽之便利,僅館中那巨大階梯造型的“書山”,就讓人驚嘆不已。

        在上海國際童書展上,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為我的一本兒童詩集舉辦了一場討論會。令人難忘的是,上海當地一所小學的孩子們兩個人一組,進行了三組詩歌朗誦。尤其是一個可愛的小女孩,穿著粉紅色的鞋子,步伐莊重地走到舞臺中間,聲音洪亮地朗誦起我的詩。那一刻,我被深深地感動了。

        更重要的是,會議結束的時候,浙江少兒社社長邵若愚先生送給我一份珍貴的禮物。那是一幅彩色的小動物圖像,作者是一名14歲、患有自閉癥的孩子。他以他的理解,對我筆下的小動物形象進行了色彩描繪。當我拿到這份禮物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了沉甸甸的責任,還有無盡的溫暖和感動。

        這是我在上海所收獲的一份珍貴的禮物。因為這份禮物,我更加感謝上海,感謝這座氣魄宏大、色彩斑斕、無比溫馨的美麗城市!


        《 人民日報 》( 2020年12月23日 20 版)

      (責編:孫紅麗、初梓瑞)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欧美日韩中文字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