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r62w5"><menuitem id="r62w5"></menuitem></video><rt id="r62w5"><meter id="r62w5"></meter></rt>

    <strong id="r62w5"><li id="r62w5"></li></strong>
    1. <cite id="r62w5"></cite>

      <rt id="r62w5"><optgroup id="r62w5"></optgroup></rt><cite id="r62w5"></cite>
    2. “融愛同行”在黔東南大山里

      “2018融創英苗培養計劃”紀實

      2018年08月31日16:22  來源:人民網-房產頻道
       

      在貴州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雷山縣向東北前進36公里,就可以望見世界上最大的苗族聚居地——西江千戶苗寨,再向東北方前進14公里,就來到了雷公山深處的龍塘村。

      龍塘村是國家一類貧困村。在這里,一間12平米的小賣鋪租金只需要一個月100元,一畝耕地的流轉費用只需要一年300多元,可是饒是如此,這個擁有300戶苗族人家的村子也總共只有三四家小賣鋪,耕地也并無村民積極流轉,留守在村子里的人們,甚至沒有地方購買水果,用他們的話說,“自己的地里長什么,就吃什么”。

      可是這里的龍塘小學,還有95個孩子以及9名老師在繼續著學與教的堅守,那么他們的生活日常又是怎樣的呢?城市里的人們,來到這個苗寨,又將與這些孩子發生怎樣的相遇呢?

      2018年7月16-20日,由融創業主、員工以及媒體組成的“2018融創英苗培養計劃”義工聯盟,帶上了圖書、教學物資與樂趣多元的課程設計,走進了龍塘村,一場“融愛同行”的公益支教活動就此展開。

      支教首要扶智“可持續”

      我們不富裕,但我們每年都能自發捐出1萬塊獎勵給學習好、家境窮的孩子們——龍塘村村民

      眼前的龍塘小學,木檐黑瓦白墻,9個老師,95個學生。

      在整個龍塘村里,這所小學是整個村里最宏偉壯觀的建筑,去年剛剛進行過整體翻修,電子黑板、小型游樂場等都已具備。老師說“孩子是我們的未來”,龍塘村主任說“讀書是給孩子們最好的禮物”,整個龍塘村的村民們,他們都想把最好的東西給孩子們。

      “不出去打工的話,我們村民的年收入大概也就幾千塊錢,但我們從五年前就開啟了全村人捐款助學的活動,”龍塘村村民文廣生說,“捐款主要給學習好但是家境困難的孩子,還有大學生,我們雖然不是很富裕,但是人多力量大,每年村民都能有1萬塊捐款呢!

      地處深山,但全村人對提升孩子知識層次的迫切渴望,是由過去的慘痛經驗總結而來的。

      “我們位置比較偏僻,過去路還沒有修通到村子的時候,經濟發展更是滯后,經濟的滯后帶來了文化教育的滯后,而當小學畢業之后,孩子們必須去到縣里、鎮里上中學,有五十公里吧,于是那時候一批又一批的學生讀了初一、初二之后就逃學了,小小年紀就一個跟著一個的去外地打工,”龍塘村村委會一位負責人說,“沒有相應的文化水平,自然就很難在工作層次上得到提升,也就淪為打工者,而很難獲得上升的通道,很難成為人才和能人,這又導致村子里的很多公益事業、產業扶貧項目推進困難,窮根難去,所以我們總結過去的教訓,最大的失誤就是多年忽視了人才培養!

      龍塘的老師們說,孩子們最缺的,是音樂、美術、英語等課程的老師,他們的英語程度,遠遠落后于城里的孩子。

      針對龍塘村的狀況,支教不僅要捐贈物資,更要扶智,從物質到精神,幫扶要多層次發軔,這也是融創這次公益活動的計劃所在。為此,融創義工們既準備了圖書、教學物資,也準備了精心設計的課程組合,是希望在支教人員離開之后,孩子們還能繼續得到相應的素質提升。

      “從書籍選擇上來說,既包括世界觀建設的書籍,也有具體知識與技能、興趣培養的書籍,書可以幫助孩子們開拓眼界、提升格局,但是重要的還是如何讓這種扶智‘可持續’,”融創公益相關負責人表示,“為此我們組織了專業的公益項目負責團隊,并且由義工為孩子們設計了重點在提升音樂、美術、體育、英語方面素質教育的課程組合,結合一些具體的捐贈物資如電子琴、吉他、美術與體育用具等,希望可以在義工離開后,孩子和老師們依然能繼續綜合素質教育的提升!

      四面環山的龍塘村,盛夏的日光卻有些刺眼和猛烈,融創義工們冒著大汗拆開捐贈物資,向孩子們遞出一份份愛的禮物,書包、彩筆、樂器等文具物品被珍重地交到孩子們手中。

      隨后,義工們又幫助學校建起了英苗書屋。一個空房間,在經過一個下午的用心打造后,變得明亮清新,更重要的是,孩子們有了滿滿當當三大柜子專為不同年齡階段的他們而打造的精神世界。

      這是融創中國在深山再一次建起的英苗書屋,曾經這些圖書給予了不同山區孩子們更多的知識,用一個個書里的不同世界,為孩子們在建立美好世界觀與價值觀的過程中增添正能量。今年,還將有29座英苗書屋在不同的地方落成,為更多孩子的夢想增添絢爛色彩。

      公益的本真在于互助

      公益,不一定是幫助別人,而是自己與他們成為朋友,了解彼此的故事,最后懂得珍惜生活——媒體人義工

      龍塘小學的孩子們在得到了新的體育用品后,立刻充滿活力地玩鬧起來,并與義工們進行了一番“比試”。

      在學校教學樓前小小的操場上,踢完足球的文瀟力很是滿足,他說,這是他最愛的運動,可是從沒有在電視里能看到的“那種大草坪”上踢過球,學校條件不允許,村子里更是沒有連塊的綠茵草地;剛剛與小瀟力對戰的一位義工,便打開手機,給他看剛剛過去的世界杯視頻,并給他講述克羅地亞隊隊員們穿越童年的戰火和離別一路堅持對足球的熱愛,最終憑著堅韌的信念拿到世界杯亞軍的故事。

      身著苗族傳統服飾的五年級小女孩芬芬則在打了一會羽毛球后怯生生地告訴身旁的義工大姐姐,“我還是更喜歡‘顛鍋’”,然后看著大家不明白的眼神,她補充道,“我8歲就開始做飯了,我學會了顛鍋,這個運動我很喜歡,我想以后能當一名廚師!倍氘攺N師的原因,卻是“村子里沒有飯店,大家都在家里吃飯,我想以后開一家飯店,讓大家吃到很多不同的飯菜”。

      這場小小運動會拉近了孩子和義工們的距離。逐漸和義工熟悉起來的孩子們,不再靦腆。一位小朋友好奇地問起飛機,另一位小朋友則告訴義工們他家里養了豬,但他最愛吃的是西紅柿炒雞蛋。來自武漢的9歲小義工,問起他的龍塘村同齡人小豪,“看到蛇怎么辦?”小豪十分干脆地回答,“那就跑啊”。

      來自北京的義工小林,很快便與四個10歲的小男孩交上了朋友,他稱四個小男生為“大哥”,四個小男生又反過來喊他“海盜哥哥”,小林提出去他們家里做家訪,可整日嘻嘻哈哈的他們在這事上卻靦靦腆腆一直不答應,作為交換,他們提出帶小林爬到最高的山——阿姑山上看他們心目中最美的風景。

      “我們一起吃飯、一起游戲、一起上課,我們交換彼此的故事,這樣才有機會成為朋友,公益,不一定是幫助別人,而是自己與他們成為朋友,了解彼此的故事,最后懂得珍惜生活,”媒體人義工楊光華在自己的公眾號里寫道,“公益其實是人與人的心理鏈接,可以成為彼此的投射,幫助雙方交換生活體驗和認知”。

      公益要考慮動能轉換

      扶智是與扶貧相連接的,只扶智不扶貧,則扶智的成果可能會最終消失

      但龍塘村孩子嬉笑玩鬧的笑臉背后,貧困依然像一根針,深深扎在這片大山深處的土地上。

      在支教過程中,不少義工發現許多孩子對關于家庭的問題感到很敏感。一位義工說,“有的孩子當一問到‘你爸爸媽媽在家里誰做飯呀’這類涉及到父母的問題,我感覺本來高高興興玩著玩具的他眼里的光一下子暗了下去,甚至立刻連玩具也不想玩了”。

      孩童的敏感,折射出的是鄉村留守問題與貧困相互糾纏不休的銳利刺痛。

      龍塘村一位在凱里市工作、假期短暫返家的30歲村民說,“村子里種、養的基本只夠一家一戶自用,想要有積蓄,就必須外出工作,村子里很多我的同齡人都去了浙江、廣東,但他們沒有辦法把老人和孩子也帶出去,說到底,還是因為在村子里看不到多少掙錢的希望!

      父母遠在外地打工,不能與父母天天在一起,只得與爺爺奶奶陪伴等待父母一年里次數不多的歸來,成為很多貧困村落孩子心里的痛,

      當義工詢問孩子們長大了想不想離開大山走到外面去,得到的回復卻是齊刷刷的,“我們想留在我們的村子”。問到原因,年紀小的孩子有的回答“這里有果子吃”,年級大一點的孩子有的回答“不想像爸爸一樣離開家離開奶奶”、“我想長大了教我們小學的小孩子們讀書”,還有一個孩子的回答卻令人心酸,他說,“我不想離開這里,因為我的媽媽葬在這里”。

      是否離開村莊,龍塘村30多歲的成年人與10歲的孩童們,有著不同的回應。也許現在尚難知曉孩子們大了之后是否還會堅守山村,但值得欣然的是,村子里今年有了一點新變化,那就是20多歲的年輕人開始涌回村子了。

      今年25歲、之前在浙江打工的文小六說,“也是聽說了有鼓勵年輕人返鄉創業的政策,所以我這次趁著回家來考駕照,今年就不打算再出去了,想在村里試著養水牛,其實在外面也走過了許多大城市,我心心念念的還是我長大的苗寨!

      傍晚時分,苗寨里辦起了長桌宴,全村的男女老少穿上苗族節日裝束,來給將要回到遠方的義工們送行,年輕人們與文小六坐在了一起,他們的孩子,也許將不再遭受留守兒童之苦。

      公益最終還是要回到‘發展需要以人為善’的路子上來,做公益,也要考慮動能轉換的問題。無論是支教也好、捐獻物資也好,出發點都不是‘輸血式公益’,而是圍繞構建可持續的公益發展路徑,扶智是與扶貧相連接的,只扶智不扶貧,則扶智的成果可能會最終消失。

      (注:此文屬于人民網登載的商業信息,文章內容不代表本網觀點,僅供參考。)

      (責編:何倞倞、伍振國)
      欧美日韩中文字无码